中国老兵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老兵交流 > 正文
让抗战远征军老兵快点重新站起来!
编辑:三少 于 2015-01-26 10:59 发布

        老兵姓名:肖德济
出生时间:1925年12月
现 住 址:芷江木叶溪乡芷溪村
部队编号:战车第3营第2连第1排
抗战经历:(口述)系家中独子,1942年1月,我已进入高一时代,正值日军偷袭美军的珍珠港,报名应征。尽管与我志趣相投的报名者众多,还是所幸被录用了,我觉得“肖德济”这个名字显得有些中庸,不符合军人的精气神,遂改为相对贴切的“肖霆”,意为迅猛果敢,予敌以雷霆一击。随即,我被选派到驻贵州麻江县的中央陆军通信兵学校,成为第17期学员,首先练习明码拍发电报。我至今记得教育长是童元亮中将,听说他还兼任通信兵第3团团长。短暂学习2个月后,被临时派调到昆明,起初还以为是转学至昆明,哪知到昆明后紧急集训,乘运输机抵达印度兰姆珈,与芷江籍战友舒洪盛(仍健在)、许进湖、李子兰及吉首人唐德尧等,同时编入战车第3营(营长廖家齐)第2连(连长李云运)第1排(排长王志彬),担任下士驾驶兵。当时驻印军编组了7个战车营,其中第1-3营各装备了20多辆坦克,但第3营主要负责后勤保障补给。我先训练开汽车20多天,再开始驾驶坦克,平时担任转运装备、弹药、食物到沿途各军需仓库。1945年1月,中印公路打通,美援物资源源不断地运抵国内。我们凯旋回国,返回昆明,受到万人空巷地隆重庆祝。在昆明短暂停留后,派调芷江竹坪铺的“美国街”,负责美国大兵的后勤供给。时隔3年重返家乡,特别是亲见日本投降,自己的夙愿已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看望父母,遂向连长李云运以家中独子看家的名义请假,恰逢李云运升为副营长,无暇顾及我的假期,我索性归家后再未返队,在家陪伴父母2年。1947年,我谢绝了在国民党军整编第11师11旅杨伯涛所部任职的同乡杨克环邀请,保荐我为少尉排长,因为国家饱经战乱,不愿打内战,想趁年轻加强学习,遂重新了“肖德济”的本名,考入湖南省立第十师范学校(即现在的芷江师范)。战友情深,我与原战车第3营的战友一直保持书信往来。1948年,从书信获悉战车营的战友唐德尧已升任芷江人杨伯涛任军长的第18军运输营第2排排长,芷江籍战友李子兰升任第3排排长。在师范读了2年迎来解放,提前毕业回乡教了三四年,原以为后半辈子将如此度过,但好景不长,期间经历了三反五反运动,我因特殊经历被推向了风口浪尖,我从三尺讲台上被揪出,有人直指我是坐过飞机的高级特务,其实后来才知这才是开始,再无宁日,每次都是首当其冲遭受批斗,前后反反复复持续了长达20多年,老伴也受牵连,过早离去。庆幸的是,我身子骨还算硬朗,没有倒下,是因为深信终有昭雪平反之日。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恢复了我的名誉,但我年事已高,无法重返教育岗位。                                                                                 生活现状:解放初在镇反中失去工作,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一直住在农村家中,与两个儿子为伴。直到2009年,花费多年积蓄在城里安家的小儿子将其接到县城开发区常住照顾。
  2014年12月意外受伤之后送入怀化市内三甲医院怀化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初步诊断:1:右股骨粗隆间粉粹性骨折,2:骶尾部3度褥疮并感染。拟先期完善相关检查,择期手术。
抗战老兵需要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关爱。谢谢大家!
           联系人:肖开业  
           电话:138-7445-0378
希望借此来带动社会更多的爱心人士来关注肖老来关注我们的民族英雄抗战老兵!
 


文章来源: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