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兵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史料纪实 > 战争历史 > 正文
朝鲜战争中最“命大”的将军:遭活埋38小时生还照
编辑:高歌 于 2013-10-12 15:05 发布

王扶之将军
 
  王扶之,陕西子洲人。1923年10月出生,1935年7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部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山西省委书记、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解放勋章。荣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红旗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52年8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胶着状态。年仅28岁的王扶之任39军115师代师长。8月2日9时许,《人民日报》记者刘鸣为采写报道,来到了这里。王扶之见刘记者在烛光下写作很吃力,便请刘鸣到自己的位置上来,他自己则在坑道深处,点着蜡烛与作战科长苏盛轼、参谋陈志茂研究工作。
 

1952年8月,被
救出的王扶之(中)和战友在被炸毁的山洞前合影。
 
  几分钟后,“轰隆”一声巨响,一颗重磅炸弹在作战室顶上爆炸,坑道被炸塌了。老将军回忆道:“在坑道爆炸的瞬间,我只感到被一股凶猛的力量一推,便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时,四周漆黑一片,耳内嗡嗡作响,一条腿被圆木和岩石压着动不了。”当王扶之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时,努力回想刚才的经过,在记忆中搜寻当时在坑道中的人员姓名:记者刘鸣,作战科长苏盛轼,参谋陈志茂、张釜山,侦察科参谋小刘,书记员小杨,测绘员小梁,共七人。而后,他开始急切地呼唤他们的名字,可除了苏盛轼和陈志茂两人低弱的声音外,其他5人没有回应。接下来,王扶之才弄清他们都是被爆炸的气浪推进洞底的,已被坍塌的土石埋在下面。由于3人之间都有一段距离,又各自受困负伤,相互间无法帮助。王扶之一边鼓励他俩自救,一边奋力用双手扒开压在身上的木头、石块。
 
  几个小时后,他挣脱了出来,又急忙帮助另外两位同志脱身。此时,他们3人的情况是:王扶之和陈参谋腿部负伤,苏科长有三根肋骨被砸断,不能动。为了与外面联系,他们摸遍了所有能找到的电话机,但都无法通话,又试着敲打脸盆、水桶之类的东西与外面联系,均无效。在坍塌的坑道之外,115师工兵连的指战员们正冒着敌机轰炸,紧张地实施救援作业。在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司令员得知王扶之等同志被埋在洞中的消息后,亲自打电话给39军:“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王扶之等同志抢救出来!”。在39军军部,吴信泉军长也不断催促:“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人!”并指示,工兵不够,可迅速从军直工兵营派出一部分进行增援。副军长张竭诚当即前往现场,和115师政委沈铁兵、参谋长程国璠等同志一起指挥抢救。
 
  3日上午10时许,4架敌机向指挥所扫射、投弹,我115师高炮连立即迎头痛击,击落敌机一架,其余3架敌机仓皇逃走。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王扶之等人生还的希望越来越小,但所有救援的人都不言语,仍在埋头挖掘。沈铁兵政委命令警卫连找来几个当地人盛咸菜用的大坛子,准备盛殓烈士的遗体。参谋长程国璠说:“师长个子大,还是给他准备一口棺材吧!”在红军时期,吴信泉军长就是王扶之的老上级。悲痛之下,他含泪给志愿军总部发出了一份王扶之等同志生还无望的电报。彭总当即表示:就是牺牲,也要找到遗体,送回祖国安葬。就这样,志愿军总部干部花名册上,王扶之一栏的后面被注上了“牺牲”二字。
 
 

王扶之将军近照
 
  第二天下午,工兵连副连长刘文才突然发现有两只苍蝇从坍塌的石缝中飞出来。他欣喜若狂,立即将这一发现报告师首长。苍蝇能活,人就能活!沈政委立即决定,再增派部队,加快救援速度。当晚11时30分,在经历38个小时之后,王扶之等3人获救,记者刘鸣和其他4人牺牲。王扶之、苏盛轼、陈志茂3人还活着的消息很快报到军里,吴军长激动地热泪盈眶,当即指示:立即送他们到军部作初步治疗,缓解一下后再送国内进一步治疗。消息传到志愿军总部,彭总由衷地感叹道:这真是个奇迹!1956年在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时,已任国防部部长的彭德怀元帅还记忆犹新,向时任沈阳军区参谋长的吴信泉中将询问王扶之的情况。吴参谋长汇报道:“他恢复得很好,身体更加结实了,如今正在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深造呢!”彭老总听后,再一次感叹道:“大难不死,大难不死呀!”
文章来源:未知
Copyright ? 2010-2014 中国老兵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一路高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策划运营
ICP证:苏B2-20060051 苏ICP备14061027号-1
技术支持:软月互动